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池佛地

平生业成 现生不退 信受弥陀救度 专称弥陀佛名 愿生弥陀净土 广度十方众生

 
 
 

日志

 
 
关于我

【信受弥陀救度】 【专称弥陀佛名】 【愿生弥陀净土】 【 广度十方众生】 因阿弥陀佛本愿力故,净土法门为易行道他力之教,摄下品造罪凡夫,以称名一行,得生净土速疾成佛。

网易考拉推荐

刘善人北大讲病(刘善人何许人也?一地道的农民,也能到北大讲课?)  

2013-01-10 00:58:36|  分类: 医药秘偏方w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善人北大讲病

刘善人何许人也?

刘善人何许人也?姓刘名有生,东北人士,农民。作为一介农夫,为什么能够由刘力红博士引荐而在北京大学承泽园一耽学堂对那么多的教授和研究生作讲座?因为他有特长!简而言之,他给人看病主要不是用药,而是“讲病”——通过指出对方曾经发生的行为和心理,在其本性中引起震动,从而使其心理、生理发生质变,然后病愈。

他的老师是中国著名的王凤仪善人。由于历史原因,这位更为传奇的地道农民,如今并不为大众所知。王凤仪先生在清末民初曾很大的影响了中国、特别是东北三省,他没有念过书,却成了一位有影响的教育家、宗教理论家和实践者。讲病、劝善、度人、化世,垂四十年,兴义学、办女学,延请各界智者进行教学活动,至一九三七年东北女义学和道德会发展至七百余处。

刘有生先生,1939年生,黑龙江克山县农民,小学文化。20岁时身患绝症,有幸聆听王凤仪先生弟子的性理疗病宣讲,刘有生先生从自身做起,运用性理疗病的方法战胜了绝症。自此以后,刘有生先生潜心研习王凤仪先生的学说,并发心推广性理疗病之法。1994年,他在黑龙江北安市曾开办“性理疗病矫治所”,为很多重病患者带来了福音。
刘善人

(转自北京闲人)  
  
刘善人是一位东北的庄稼老汉。
  
去年初夏,同学从美国交流“健康文化”回来,去黑龙江某县、某村刘善人家住了一个月。她说,在那里白天扛着锄头下地帮刘叔刨土,晚上听他给住家里的病人讲病,感觉刘叔一家和睦的气氛,与她美国朋友艾米家的温馨气氛没什么两样,虽然一家是以粗粮为主,一家是吃西餐。
  
我问她,为什么看上气色好多了?她说,在那里采到了地气,身心得到了净化。
  
她看我的气色不好,身心疲惫,认为很有必要补一补。
  
她带我去北大一耽学堂参加读书会,去南怀谨的学生王老师的私塾听讲《中庸》,还用心良苦地将刘善人在一耽学堂讲座的录像放给我看。当时也觉得挺朴实、亲切一老头,口才也不错,讲生活中的为人处世,行善积德,都是现身说法,但印象并不深。那段时间,不知是肠胃不好,还是听了有效果,开始不想吃肉了,吃了也受不了。
  
去年暑假,出差去宁波,同学说刘善人正好在杭州天目山有个讲座,邀我去听听。于是,在杭州下了火车,一路辗转,进入崇山环抱、幽静清雅的天目山普照寺。
  
邀请刘善人的是北京某文化机构,他们在此办了一个“智慧女性学堂”。参加学堂的20几位“智慧女性”来自五湖四海,女经理、女老总、女领导、女老师……看来都是些有文化、有实力、有精神需求的女性,否则不会花几千元来听庄稼汉的课。而刘善人来此是分文不收的。
  
仗着同学与刘善人的交情,我沾光开后门免费听讲,还在庙里挂单,蹭了一天的吃住。
  
在二楼铺着亮铮铮地板的佛堂里,女士们和家属们席地而坐。刘善人一身清爽,穿件淡蓝色衬衫,手拿麦克风,实实在在,直奔主题:“我小时候身体不好,脾气暴躁,看不惯这个,看不惯哪个,上学打架、骂老师,20多岁就病得不行了,我得了肺病、肝病、肾病……什么病都有,没钱治病,眼看就不行了……”他挣扎着走几十里路去找邻村讲善书的人,希望起死回生。看了借回来的善书,他顿然开悟,“不怨人,怨人是苦海”;“不生气,人心一动,道心自灭”;“找好处,找人好处是‘聚灵’,看人毛病是‘收赃’”;“认不是,认不是生智慧水,‘上善若水’” ;“找好处开了天堂路,认不是闭上地狱门” ——从此,找到了天堂路,闭上了地狱门,心态调整了,不治之症也痊愈了。
  
心里充满阳光的刘善人,几十年如一日,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把阳光洒给大家,劝人避恶扬善,自觉进行中国传统文化的道德实践,劝好的病人无计其数。
  
悉心静听,爱感动的我几次差点落泪。可爱的一无所有的农民,他们在与命运抗争中,完善和超越了自己,又自觉担当起“救人”的使命,他们是不是就是中国传统草根文化的代表?只觉得他眼睛里一片的明净。
  
当晚,大家向刘善人提问。有带孩子来听讲的妈妈问孩子的教育问题,有深圳的女老板问如何处理事业与老公关系冲突的问题。一位中年女士放下怀中的幼儿,忽然站起来,接过刘善人的话筒:“我来自郑州,这次是和我母亲、先生还有孩子一起来的,我过去对我的母亲、先生不好,对不起他们,自己也生了一身的病。我今天要对母亲说,对不起。”
  
她走到母亲面前,拉起母亲的手,给母亲鞠躬,跪下,母女俩抱头而唏;她又走到后排丈夫面前,鞠躬,跪下,说“对不起”,丈夫立马起身扶她起来,他腿有点瘸,像做生意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大男孩,可能是与前妻生的。
  
看女士的面像,平时也是横人,今天能屈尊下跪认不是,刘善人夸她有悟性。与刘善人同行的张姐用东北腔唱起了高亢的《悔恨的泪》。那个场面催人泪下,震撼,让人受教育。
  
人的良心往往是在瞬间发现的。平时总看人短处,觉得别人对不起自己,总感到委屈,心存抱怨,可那一刻,发现自己其实对不住好多人。首先想到的是父母亲。
  
讲座结束,我在佛堂里用手机拨通家里的电话,声泪俱下与娘忏悔了一通,仿佛几十年来心灵上的灰垢擦掉了一半,轻松了许多。
  
那晚,和4人挤在佛堂旁边小屋的地铺上,睡得不错。
  
早晨,悠扬的钟声和着唱经的乐声,飘进心里,人间的烟火暂时远去,不可言喻的快慰让人留恋……

听东北刘善人一耽学堂讲道之心得

(转自三七养生)

把刘善人的讲课反反复复听了十多遍(东北话,不那么好懂;每听一遍,都有新的收获),才明白为什么三七养生慈幼堂的门槛会被踏破,成为本网站几乎唯一的访问热点,以致于最后被迫关闭-----孩子其实都没病,是现在那么多为人父母的自己病入膏肓。

没有发现这一点,还四处寻医问药的话,那真是忙中更生乱。不谈是否能找得到传说中的灵丹妙药,其实连真正的病人是谁,都弄不明白,谈何治疗呢?

孩子的病是这场战争的假想敌,莫当真或甚至置之不理的话,这游戏还能天长地久,如果用真枪实弹(科学化、化学化的“现代医药”)对着假想敌孩子开火,那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幼儿是现代人心性的直接的素描作品,好多时候,无辜的孩子不幸成了现代“文明”社会里成人们阴性心灵世界的牺牲品,为其受苦受难。

愿大家一起学习刘善人的圣贤教诲,寻找身而为人的真正意义与成长之路。

偈曰: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假方何能去真病,真病从来须真方。

刘善人讲性理疗病

刘有生善人在一耽学堂的讲课(文字整理)——性理疗病

赤小豆整理


我也正想讲呢,这个,因为我心里呀,有善人王凤仪老先生说的这么一句话:“讲道,讲倒,讲道是倒过来的。”不是往外讲,你要往外讲,讲空的,架空的,讲一个别人去了,倒过来讲谁?讲自己,讲自己的道。讲自己的道,怎么讲自己的道,讲你的一生之道。这叫什么呢?这在我们讲善人道呢,这叫现身说法。现身说法就是讲你自己。讲你自己什么?讲你自己一生所做过的事情。好的,要发扬;坏的,要戒除。

所以说呢,我为啥能够讲?因为我那时候很小,我不知道有王凤仪老先生。说那你咋知道的呢?因为我在幼小的年代里头吧,性格相当不好,脾气相当暴躁,在那些…我呢得那么说哈…在同学当中吧,我就是老大,不听我的,不行啊。谁要不听我的,我就开打。我生死不怕。所以在这种条件下,就产生了病。因为我,老师我都不怕呀!我今天白天跟那个刘博说,老师我也不怕。你老师,我就因为你是老师,我是啥?我是野马。我是猪倌。我放猪的,我上学校来干啥来了,我学你来了,你横不溜眼的,我是不能怕你。我就这种思想跟老师两人扛。

可是在这种条件下,因为人家,我就是那天讲了,人的病是哪来的啊?性上来的啊。性格上来的。生气上火上来的。生气是病的饭,上火是病的水。你看看吧,要不人都为啥,人都好生气呀。人他不生气不行吗?不行。那他为啥要生气呀?有禀性那个根子,有习性那个嗜好,他就得生气。人明知道生气得病,还非生不可。

我那时候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情况。那时候我不知道生气得病呢,后来我才知道。我长病是什么,我放了……从九岁放猪,放到十二岁,十三岁上学,上学头一天就跟同学打仗。那就伸手就打,不管那事,可是呢,这样继续下去时间长了,身体不行了,有病了。现在讲叫那个“高烧”,我就高烧了,高烧然后就总不退,就把身体搞坏了。什么病啊?结核,肝炎,也叫肝硬化,肾炎,心脏病,看看,都来了,全来了,吐痰都带血呀。

怎么办?一病病十二年。十三岁得病,病到二十五岁,不行了,已经要死了。这才接触了,赶上了,碰到善人,善人的学生跟我讲了,讲了几句话就是:“你呀,性格不好。”我说:“那性格不好咋整啊。”他说:“我给你本书看看吧。”就象现在那个善人的言行录前面那一段,叫什么笃行录,我一看呢,善人啊!善人你这样做的,那我们后人就不能效仿吗!我就不能做吗!那我真就发心了,我必须要改变我自己。那就默默的下决心啊,每走一步我就在想这件事,连挑着水桶去打水去,都顺道走,那就是啥呢?那就是,善人讲的,那叫什么呢,那叫意念出真了,现在在佛家讲叫无我了,现在没有这些了。总寻思着怎么能够改变我自己,默默去真就改变了。说那病咋整呢?病啊,因为我总忏悔我自己,跟张三,跟李四,一寻思,对啊,噢,这玩意儿,不应该打架。跟老师,老师这方面,我的知识还是老师教给我的,我怎么不愿意老师呢?一寻思,真不对,默默地都掉眼泪。可是在时间长了,我就开吐,哇哇往外吐。我一看,善人的书说过呀,得吐病。哎呀,我一看这个吐呀,指定能好了。这就高兴了。心里一乐。就是说,你乐一乐,天堂有你坐。真是那回事了。一乐身体好了,你不高兴了?!说你愁一愁,就得下地狱游一游。那一点也没说错。啥叫地狱啊,病苦中,那一段就叫地狱呀!身体健康那段,那就是天堂。是吧?所以说我就好了。我病就好了。哎呀,就好了。

我一看,好了,必须得行!我得去遵做实行去啊。开始实行!就象我们现在,我们有很多的学生、同学,很多的学者啊,都去义务,我那寻思着,善人那样做,不讲价钱,我也不讲价钱。那时是生产队啊,给生产队干活,我不讲价钱,要我干啥干啥,哪旮旯儿累我上哪去。这样我们才能闯出路来。

从我做起。(从你自身做起,你才能闯出路子来。)所以你看见别人没好,自己没好,那别人能好吗?我们眼睛是什么?窗户,也叫“先观”。这个“先观”看到别人的毛病了,心里就动了。眼睛一瞅着,心动了。心是什么?轴!三界的轴。性、心、身。它是三界的轴啊,这个轴要一动弹,你说,那不都动弹啊?!是吧。性也动了,身也动了。有三界嘛,这个三界一动,坏了!病就来了。所以说,病来的原因呢,很多方面。从我好了之后,我就立身呐喊,真做实行的,就必须去做去,在做这方面,也受到很多的挫折。

要说人要想好,说“好……难,好——难!”一点儿没说错。你要做个好人相当难。难什么?难你的志和我们的心。做好人要难,难在哪儿呢?要吃亏,要受屈,要受辱。善人不是说了吗?别人不要的东西你给他捡起来,别人做不到的你去做,别人不能行的你去行。那我就真是打这嘎起,我就要去做。说我来到人世上,我还念了几年书,我念六年书。我说我不能要他白念。我要给人类啊,能有多大能力,我就给人类谋多大幸福。我最终的思想目的是想怎么呢?让这些有病的人,有病治不好的人,我让他们解除痛苦。我呢,就是发的这心。我就发这个志向。我说我好了,我不光我好了,我让很多的人都会好。

我就开始做。我这开始得做试验。怎么做试验呢?看看好不好使啊。讲病好不好使啊。我就做试验。哎,做一个试验,挺好,做一个试验……那是重病,轻病我不去试验,什么样的重病呢?医院不要他了,让他回家,等着死去。我心想,要这样的人能好了,那众人才能信服呢。我去找这样人去,我出去寻摸,找去,不用他找我,我去找他去。碰上了几个,真都好了。我一看,好使啊,是好使啊。好使我就要开始做了。我就出去讲病了。

说一个人得病,得病的原因在哪儿得的?人不知道,不知道是怎么得的。这病怎么得的啊?从气,火。就是一个气,一个火。你一生气上火,我们的身体就象一个房屋,这门打开了,外界的东西它才能进来,就是说毒它能进来,你要是不打开门,毒进不来。是吧,这毒进不来呀。就是说,你这门不开,你人能进来吗?进不来!我们的身体跟那一样的。我们的(身体)虽然是个房屋(房屋是个假的),假躯壳,(但)我们还得保护好它。(如果)没有我们的房屋,不可能去立功,不能去做德,也不能去为人民服务。你得保护好啊。

这些病都有哪些现象呢?有的是心理病,有的是性理病,有的是生理病。生理病就象王元午方才讲那个,那是哪儿呢?得从他母亲那嘎嗒说。得母亲那儿来。由母亲遗传下来的。母亲心性中,心性里有毒。什么叫毒?那就讲到了五行,恨怨恼怒烦。恨怨恼怒烦往我们人身上套,就是心肝肺脾肾。我们的心肝肺脾肾有病了,那你就存了五毒了。

我现在讲的,谁一来有啥病了,说:“我有病了。”你看我的病咋得的啊?第一点,观察观察他,什么性格的人啊?金木水火土嘛。人有金性人,有木性人,有水性人,有火性人,有土性人。为啥说有这几种人呢?因为人有五脏啊。他五脏就代表了五行的。开始的时候,人不理解,好像说,他讲的是迷信吗?我有一本磁带,就告诉你,第一炮就告诉你,你们有病的人也好,啥也好,千万不要迷。你要迷了,你的病你治不好。因为这些的病是我们的心性上来的,从我们的心和性上来的。你要不动心,你就不能生气;你不动性,就不能有病。所以心性一动,病就来了。

说(我是)火性人啊,火性人就得火性的病。什么病,心病!有人得心脏病了,说:“我是心脏有病了”。不用问,他要说他心脏有病了,你就知道他是啥性。火性!火性人啥样?好使心。使心叫恨气大。一个事情不随他心的时候,他就恨,恨这么的,恨那么的,甚至黑天白天要想。有些人得了心脏病,象冠心病啊,心肌炎啊,心积水啊,二尖瓣狭窄啊,心肌梗塞啊,癫狂失语啊,精神病啊,你看看这病,这种病在五行之中是最严重的,也是危险病。这种病也是危险病。

火性人得的这个病它存在哪儿了呢?存在他的心血管里头。到心血管里头去了。为什么有心肌梗塞?就是心里头血管中间,气存进去之后(说那没看着啊,你看看,还没看着呢,看着还了得了,看着就要命了,没看着都要要命了),心血管里头进去气了,气跟血它卡入到中间,它把血给隔开了。

因为这病我没少讲。心脏的病我讲的太多了。

有的人得上冠心病,一天休克九次,往那儿一坐就哆嗦了,往我那一坐,因为我那儿,我是农民啊,我挺忙的啊,一天挺忙的,他来了,就到家了。我说:“你是哪儿来的啊?”(不认识啊,都不认识啊,哪儿来的,他都慕名去的啊。)“哎呀,我是古塘的啊。”“咋的啦?”“我……我那个冠心病啊。”“冠心病?冠心病” 我说,“好好。”他说:“那好好吗?”我说:“好好。”我说:“你能信我啊?”“信你!”“信我,我就问你一句,你就答上就好了。”他说:“你问吧。”我说:“你恨谁呀?”他:“啊……啊……行行,恨两人!”“哎,”我说,“那你好了,恨两人,你知道恨那两人你就好了。”我说:“你为啥要恨人家?”他说: “那个……这么……呵呵,我……我……们孩子考上学了,你说又让人给顶下来了。”“啊,”我说,“你恨他,是不是?你这就产生恨气了。”他说:“对。” “你这孩子啊,”我说,“你这孩子啊,文化水平不够,够了能顶下来吗?不是顶下来的。”完了他说呢:“我说给顶下来了,我就托人,我就给人钱,让人去给我办去,谁知道没给我办成,把钱给我花了。”“啊……”我说,“你看看,这就怨你了,你这个恨人家恨的邪乎吧?!”他说:“对。”我说:“你不应该恨人家,得怨你自己。”他说:“咋怨我自己呢?”我说:“你是不是把钱往人家手塞的啊,是不是人家没说:‘你给我拿钱,我去帮你。’没有吧?!”他说:“没有。我心(想)给他两个钱,捅给他两钱儿,他给我办喽。”我说:“你……行贿的……受贿的有罪,你行贿的也有罪呀!”我说:“你这就是过错!你孩子没有那个水平,你硬要去要求那个水平,那就是额外的要求。这不是过错吗?”“哎呀”他说,“你说的也对呀!我这可不是咋的!这玩意你要这么一说吧,还把我这心里疙瘩真解开了。”你说就这么咕磨就好了。他病了三年啊。就这几句话,起来了。“哎呀,我好了,我的心,大爷。”当时就有试验(在)里头。怎么试验了呢?我妹夫家跟我家挨着,东西院。他盖一个砖瓦结构的房子,上面铁皮子扣上了,就剩几瓦没扣了。着火了。上头红堂堂的,着了!这房子还没等住呢,还没装好呢,就屋里着了。着了都去救火去了。他要去,我就不让去。我说:“你别去呀,你是心脏病,(别)把你惊腾坏了(我知道这心脏病怕惊)。”他说:“没事儿啦,可稳当了。”救完火也没咋怎么的。打那以后,他就好了。

那就是啥呢?讲病的是啥人呢?讲病的是一把钥匙,有病的就是一个锁头,我给你开对簧了,嘎叭,就开了。你看得的那么些年的病,几句话,他就好了。什么原因。这就是善人性心理疗病的独到之处。这就是心病。

肝病呢,肝病咋来的啊?肝病就是生闷气生的,那叫怒气伤肝啊。头迷眼花的啊。得上这个病,头迷眼花,耳聋,牙疼,嘴斜眼歪,中风不已,半身不遂,肝胆有病。哪来的啊?生怒气来的。这样的人不好说。这叫木性人,阴木性人。咋的?倔!强!又倔又强,突厥横丧。这样的人就好得这种病。他这个病存到哪儿了?筋里头呢。人身上的筋里头。存到那里头了。你看,不是这边身子,就是那边身子,拖拖落落的,不是筋(吗?)不好使了吗?哎,那个毒在那里头呢。要往外排的时候,通过我们去给他讲,讲清人生的道理,为什么要生气?来回的反复的研究他,开导他,他心要是一开了,他往外倒的那个滋味,酸的,吐酸的,吐出来是酸的。火性的那个吐出来是苦的。哎,苦的啊。苦辣酸甜咸嘛。五行嘛。金木水火土嘛。恨怨恼怒烦嘛。苦辣酸甜咸嘛。红黄蓝白黑嘛。那都是五行啊。这里都是五行的妙用,五行的这种妙理。

土性人得病呢?土性人得病,胃有病。胃有病咋来的啊?怨气。遇事怨人。善人讲那么一句话嘛,说:“(你)别怨人,不怨人就是成佛的大道根。”今后天天你要问,遇事儿你还怨人不怨人啊?你要有这种毅力,头脑还清醒。“我不怨人,事出两人,莫怪一人。一个巴掌能拍响么,我怎么就怨人呢?”这能清你的心和性啊。能清醒你的头脑。

要不有的人,有病了,碰着个事儿了,明明这事儿吧,不都怨人家,他就说怨人家,现在人都怨人。没有一个说:“怨我啦,怨我了。”谁要那么说,(就)说这多低贱呢。我说这是高尚的人。这是纯粹的人。他能整修自己。有些学佛的人和学道的人,他们修、修、修,修啥呢啊?修掉自己身上的毛病,修自身,这叫真修。那怎么叫(佛教里讲叫)“回向”呢。善人讲叫“回光”。回光返照,照自己。照镜子总照自己。看看我有没有什么毛病。不(这么)的,就往外怨,怨气五毒,存到心里就病,怨人伤脾,把脾伤了。脾,因为脾是连的,疼闷,胀饱,噎膈,转食,上吐下泻,胃病得上了,胃虚啊,胃炎啊,胃溃疡啊,胃癌啊,胃黏膜脱落啊。因为这病我都讲到过。我呢,讲一个特殊的…胃癌,这是怎么样?我说:“你啊,你这小子,我看你好像没干什么好事。”我说:“你最怨的是谁啊?”“我怨我老爷啊。”我说:“你怨老爷干哈?!”“我老爷给我说个啥媳妇?你说非要我跟她订婚,结婚,这……是傻咧咧的,我成天看不上她。我就怨我老爷。他一跟我两干哈,不随我心,我就怨我爹。”“唉,”我说,“你所以你就这,胃是空的,属阳,所以你啊,你才得这个胃癌。你就这个命,别人咋没摊上这样的媳妇,你摊上了,这就是你的命运啊,你不承认。你怨老人,你对吗?你想想?!”“哎呀,”他说,“那我错了。”他说:“错了还不算呢!我呀这就因为媳妇不好,我还干了不少坏事。我走下坡路了。”我说:“你看看你,你毁坏了多少人的身心健康。多少人跟你苦恼。你对吗?”“哎呀,”他说,“我错了。”那跟沈阳回去呢,那都有多远的地方。我就放个晚上。我离他家远,离他家那地方二十多里地,我骑车子,吃完晚饭去的。到那地方都多晚了。我说:“行了,你知道你自己错就行了。” 第二天早上我就骑车回去了。我走了他就吐啥你说,吐肉丝子,都。胃癌的,胃里头长个大肉疙瘩,正给胃那个门上长个肉疙瘩。吐肉丝子,拉肉丝子。这人叫王金厚啊。几下吐好了。也能吃了,也能喝了,也能跑了,也能跳了。说明什么?这病是不是自己找的?所以善人不说吗,没福得会找啊。有福你还得会享。死呢是自己作的,真是作死的啊!唉!你就胡作非为,不走人生的根本的道路。那你看那样不得作死了啊。所以说呢,他这胃病得上了,那就是怨气大。一使劲怨人家,往外怨。这个毒气存在哪儿了?存在肉里头了,搁肉里头。往外的时候,往外吐的时候那保证是甜味,吐出那东西准是甜的。

因为我讲病二十三四年了。在黑龙江那一带啊。黑龙江省那是整个都知道我,都了解我的。现在我家呢,一晃眨眼就是二三十年,反正是没有断人的时候。你来了呢,反正我家就这个条件,你该吃你吃,你该喝你喝。就一点,不许你花钱。不许你扔钱,你扔钱我不准许。因为我们家,就是这么个什么呢?就是个家庭,就是这个……因为我二十来年了,不是一年两年了。你要能够把人当好,我是最大的高兴。你能把一个人当好。那得了。什么也不用。你给我扔多少钱,善人说的那么一句话:“万两黄金不卖道。”钱那是身外之物,我认为呀。说那你咋样供应呢?我家种地,我们家种地,种点地我也不干别的,就是买饲料。

说那个,金性人得啥病?金性人得病,肺病。阴金性人得病,肺病。肺病咋得的呢?恼人。恼人就是记仇了。嫉妒心。把他记到心里头了。见到他,心甚至就有一种另外的感觉,心中合计他,表面还看不出来。叫恼人伤肺啊。气喘,咳嗽,吐血,肺虚,肺炎,肺结核。看看吧……肺病还有两方面,儿女不孝双亲,多病咳嗽。老人忧愁儿女,多数气短。老人到晚年了,不是说“老怕丧子,少怕丧妻”吗?老人到晚年了,要是把儿女丧一个,可坏了。这个老人啊,要是心小的老人,保证气闷咯。你看他不咳嗽吧,他气短,一动弹,气没了。要不动弹,坐那嘎,还真象个好人似的。一动弹。“我这怎么一动弹就上不来气儿呢?”忧思上来的。病这个原因很主要。我们怎样把他补上,补好了。他这个毒气存哪儿了?肺里头哩,存到肺管里头。他往外倒的时候是什么滋味呢?辣的,倒出那味儿准是辣的。那他吐出那味儿啊,你(问他)说:“啥滋味呀?”“哎呀,辣呀!”那是由于恼人。这个五行之中啊,这里讲的就是五行啊,在这个五行分出的五色,五色五味嘛。五脏,五常。

水性人得啥病呢?水性人得病是肾病。肾上有病。说那这咋来的?烦上来的。烦性大,好烦人。烦人伤肾嘛。烦人伤肾,腰腿的病。腰疼,腿酸,肚腹疼痛,腰间盘突出,腰椎结核,股骨头坏死,糖尿病。糖尿病,我碰上,讲几个糖尿病,还讲了几个尿毒症,我也碰上不少。我们克山县妇联主任,就是尿毒症,就是说这是过了一个春节了啊。在头春节,就春……秋天的时候吧,上我家去了,她怎么了?她是三天透一回析呀,不排尿,三天透一回析。不透析就不行了,这三天要不透析,第四天要不透析,完了,不能动弹了,那就要死了。那人家是……是这个什么呐,县的妇联呐。县里头后头跟医院联系,给她透析给她减去一半价钱,透一回析大概是七百多块钱,让她给交一半,交三百五十块钱吧。那一年还得四万多块呢,那还少吗?四万多块!就这么多。后来她上我们家来了,我一瞅,这人什么病呢?这人?走道怎么栽着楞楞还搞人搀着。进屋了,完了就上炕。我说:“你什么病啊?”她说:“我肾……我是尿毒症啊。(从肾病转到尿毒症。)”“哎哟,”我说,“你是一县妇女之长啊。”“是啊,”她说,“我是一县的妇联主任啊,我做得很好啊。”她说她做得很好。我说:“那你做得好,你怎么长病呢?好人不能长病!”那我当时我就这么问她。她说:“你看我……那个……到时候过年过节的,我下去看看这个妇女啊,哪家妇女有什么困难,我都做了。”我说:“你啊,你没做好。” 她说:“那你说我哪嘎没做好?!你给我指示指示。”我说:“当然,我要说你,我指正给你指出来。”我说:“你是一县之长,妇女的头是你,咱们克山县有一个女的不忠不孝,都是你的错!因为啥呀?因为你没把妇女道给讲明白。做妇女应该咋样做,你没给她讲透!这就是你的错!你能说你没过吗?!”“哎呀,”她一听:“行,行……那你说的也是道理。是啊,我没面面俱到啊。”我说:“你要是能象康熙似的下去私访,到处走走看看呢,各村走走,访一访,哪家妇女对老人如何如何,你呢?”她说:“我也没能做的那么好。”“你看看,”我说,“你是不是有过?!王善人不是说吗,‘世上一个人没好,’善人说,‘我都有过。’你看看,认错!为啥要认错?认错长你的阳气。你一认错了,你不跟人生气,不怨人了,你心里就痛快了,高兴。那阳气能不足吗?”我这样一说了,她说也对。哎,真的,头年腊月二十五了,老两口子开车来了。哎呀,她一进……搁外头一来我就听见闹啦,喊哩,吵吵吧唧的。我说:“是谁呀?”我们家那位说:“李太荣。”她叫李太荣。哎呀,我一听,我说这人好了。那她再来说话呢,那个……那个声有气力呀。进屋了:“二哥,你看我好没好?”“哎呀,”我说,“你好了呀,还不好么?!”她说:“我打你这回去,我就赶赶就好,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比一天好,现在不透析了,也没病了,我都。”为啥呢?她回家默默地查找。“我这五年,哪年呐,哪年呐,”她说,“因为我办的,我做妇女这个工作很多年了。我哪些地方我错了。专门找我错!”佛教里不是讲么:“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别论别人是非。你要论别人是非,那给人家洗脏衣裳呢啊!因为你合计着把人家洗脏了。所以我们讲的呢就叫“倒(道)己过”。说自己的过。我们要论人非,给人家倒(道)过呢,于你何益呀。所以说我们有很多人把事情给弄错了。他有病了。说肾病是烦上来的。都烦啥样人啊?有的人长妇科病啊,腰椎结核啊,腰间盘突出啊,这是这么了?都从烦上来的。那怎么烦上了。现在我看这个……妇女得病这个子宫瘤的太多了。什么原因?夫妻之间不和睦。说夫妻之间得产生三合呀。三合,什么?性合,心合,身合。这才达到……这就叫真正夫妻的合。性合,两人的性合起来,能合起来。心还能想到一堆去,心还能合起来。然后再到身合。咋办?那就说要……

谈到什么,用在什么方面,酒色财气四座关呐!这四座大关,人人都在里面圈着。人人都让酒色财气圈住了。象我们众位学者,众位博士啊,我们念书念的为了啥呀?念的为啥?有人理想很大,有的人理想达不一定有那么正确的大。有的偏了。偏到哪儿去了?念书。古人念书念明理,今人念书念名利。念到名利上去了。为名利而念!为名!为利!那我……咱们这些我不知道啊,我们家跟前的那些也有大学生,农村也出不少大学生。我说:“你念书为了啥呀?”“啊,我念书,我要考研究生,我要考博士。我要到……”我说:“完了然后呢?”“我能挣大钱。”是不,念到名利上去了!我说:“咝,你,没念念你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一个人么。能不能为我们人类干点好事啊。”“哎呀,那……我能有那能耐吗?!”我说:“你看看,你这就错了。你是天生的,地长的。天给你性,地给你命,父母生你的身子。你在三界之中,你怎么样能把这个人当好啊。”说人好,啥样是好人?啥样算好了?在五行之中,我们能给他轮起来。首先从家找。现在我们念书,花费……今天一个那个小女孩子吧,我问她了,我说:“你念书需要多少钱啊?”她说:“不知道。”我说:“你不知道,那你大约得多少钱哪?”“大约啊……”我说:“得几万的吧?”“几万哪够?!”我说:“你这钱打哪儿来的啊?”“我父母的啊。”我说:“你父母把你生到世上,生儿育女,我们人人都乐,能有几人孝他的老人呢?孝他双亲呢?”她说:“怎么算孝啊?”我说:“你一小孩子啊,就亏那个孝道。”常怨她妈妈不对,她妈妈脾气不好。我说:“**妈脾气不好为了啥呀?说你。”“(她)说我。”我说:“**说你盼你咋的啊?”“盼我好。”“对,”我说,“**要是不关心你,不管你,把你扔到一边去,你愿意随便,你能成才吗?子女由教而成,由不教而坏。由教育而成,由不教而坏啊。人就象一棵小庄稼似的啊,我们必须要给它除草,给它堆肥,然后长的能兴旺。所以说我们人呢,不也是如此吗?父母要管你,要说你,给你钱,培养你,不惜一切代价,让你成才,你怎么还不愿意**妈呢?”“**妈有没有好处啊?”她来眼泪了。她要哭,她没哭出来。(旁白:今天两次,三次了,没哭出来,没好意思哭。)是吧,她要哭她没哭出来。她说:“我们念书的人不都是如此吗?”我们对老人……

头年啊,腊月天了,从那个三亚那边回来一个女孩子,也是念大学的。她是那个大学的,她是专科,她的弟弟是那个…哦…研究生。她在那儿得什么病呢?就是…… 也就像是梦遗。得了那么一种病。三十岁一个姑娘,还没找对象呢,就得这么种病。要是老百姓看呢,好像这是什么病啊,这是什么?什么鬼缠身了?我说不对。她跟我讲:“她给我领这看那看的。”她妈领这看那看,没有成功啊,看不好了。后来,介绍我说:“必须你到刘善人那去。他能给你解开这个疙瘩。”她就找我去了。我说:“孩子,你这病咋得的啊?”“不知道。”说话一点气力没有,黑陶陶的。我说:“干啥?你不知道?”我说:“你心目中恨一个人,所以你才得这种病。你恨的太厉害了!你恨谁?”她这么一问她就知道了。“啊,那我知道,恨谁我知道!我恨……”恨她一个表妹。就恨一个表妹呀,就得这么个病。她说:“我要一恨,半宿一宿我不睡觉,我寻思她,我恨她。完了,坏了。”她说:“就来头上象站着个人似的。”你看坏不坏,她说:“我要是那么一躺,头上就站个人,没头没脑,就搁那站着。”她说:“我就……就……就是这个病。”“完了呢,”她说,“现在不行了,这个人跟我就……就……就……上床。”她说:“现在我一点力量都没有。说话都没力量,走道也没力量,我就要死了。”我说:“不能死!别死啊。来到世上别白来啊!你别白来呀!”她说:“那咋整呢?”我说:“你知道你跟谁生气吗?”“知道。”我说:“你得找她长处啊。人各有志啊。一个人一种观点,一个人一种志向,一个人一种想法。你说人家不对,人家那心里:‘我就那么想的,我就要那么去做。’那你要说人家不对,就是你不对。”“哎呀,”她说,“那我还错了?!我管她,我关心她啊。”我说:“你这样关心不是好关心。” 所以她就呢……她搁我那呆几天,真好了。她因为想到……这种……“我对你这么好?!完了。”她觉得挺委屈的,她就哭啊。我一看她哭了,我说:“能好了。” 她把这股委屈的阴水全放出去了,心里话全说了。打这,她就属阳了。

病呢,不大一样,什么样式得的都有。我们讲病也碰上很多很多种疾病。总之来说,病由己生,好的时候还得由你自个儿好。因为我们讲病的人是就给你指个路子,给你指个方向。指出个方向让你去干哈去呢?那你自个儿走不走就在你自己了。

那从哪儿说起呢?说:“万恶淫为首,百行孝当先啊。”从头说起,从脑袋说起呗。从头说起,头--什么?老人。头顶天,脚踏地。那头上就是老人,长辈的。你要不愿意长辈的,保证你脑袋有病。你跟老师,你要不愿意老师,你脑袋忽忽悠悠的。你想咋的?师徒如父子。因为父母是你第一任老师,那老师呢?是我们第二任老师。母亲就像前边的车似的,车在前边走,后边保证压出辙,儿女就步着父母的前辙去行驶。要不怎么,古人讲那么一句话嘛,“子随母性。”一点儿也没说错。所以说王善人为什么要成立女子义学,王善人说:“女人太苦啊。”过去的女人相当苦,女人受气啊。他说:“女…不平等啊!…我要救女人出苦啊!”救女人出苦怎么救?就得成立学校。让女人上学,念书。念书有文化,有知识,明白道德,明理。女人明理呀,才能生出孝子贤孙。那女人要不明理,都是些愚嘟嘟的女人,能生出那样的好儿女吗?说我们这些人,你们的父母,可以说聪明吧?不聪明不能出现我们这些个国家有用的人才。我们——有用的人才我们怎么样去做?怎么样去做呢?叫啥呀?叫社会上的,士农工商官,这是我们国家的五行。我们是士子。士子我们就得……我们占在其位,就得谋其政。我们就怎么样给国家出力?把我自己忘了,别为我自己着想。为人就是德,为己就是私。那叫私。为人不为我,灾难它能多?

道在哪儿呢?道在己身别远求,须向动静二字究。男人为动,女人为静。男人为阳,女人为阴。阴阳和了生贵子嘛。男人乐了为天清嘛,女人乐了为地宁。天要(是)清,地要(是)宁,留下后一代——神童;天要不清,地要不宁,生下后一代是什么?——糊涂虫。你看在糊涂父母就生一个糊涂人。要不为什么我们国家说那个理智不全的人不让他结婚,这不是以后国家还不又留现在那么一个污点,不是吗?所以说,我们夫妻应该咋办?夫妻相敬如宾。咋样能相敬如宾?男要贞,女要节。说:“男贞女有节,恩爱有风发。”你必须得达到这个程度。它才叫合理的夫妻。这样的夫妻保证能生出好的后一代。别达到那程度,是吧,父也不父了,子也不子了。现在不就是父也不父,子也不子,手足分达。夫也不夫了,妻也不妻了。你看看。咋的?你那样,我也那样。不要那样。不要达到那个程度。要达到一个什么程度?达到一个和美的夫妻。和美的夫妻才能产生我们很好的后一代。那你看这个家庭……当然你看谁家要考上一个,象你们,我们这些人家,考上大学了,哎呀!父母多高兴啊:“我没有白付出那么大的心血。把我的姑娘(我的儿子)送到高等院校。”可是我们呀,要回报老人。回报老人什么?老人让我们能考上高等学校,我们就要回报老人。回报老人啥呢?我们的老人都望子成龙,我们不要白来。怎么呢?很好的去执行、行使我们的使命。我是这个科的,他是那个科的。那就是名啦。我们的名就是我们的命。你要本着你的名去做,那就是本着你的命去做。啥名?说我是个男人。男人,顶天立地。大丈夫,大丈夫你就不能象小丈夫似的。大丈夫嘛,宽阔胸怀,有容人之量。宰相腹内能行船嘛。你象宰相那个大肚量,别耍小肚鸡肠的。今天…你不说那个象讲什么,讲那个姑娘那个道似的,说姑娘性如棉嘛。多干活,少花钱。姑娘的性格象棉花似的。棉花那是盘之如饼,纺之如线。盘如饼就是柔韧,柔韧还温暖,温暖呢,那就是说平等待人,不能嫌贫爱富啊,分出高低啊。我说人人都是平等的,别分出高低来。还要咋的呢?别神刹刹的,也别火辣辣的;别一阵风,一阵雨的;一会儿莲花,一会儿牡丹;一会儿这么的,一会儿那么的。要有常性。还有呢?还要有洁白啊。棉白如玉。要清白。脚不踏邪地,耳不收邪音,心没有邪念。一本正经,正气凌人。有正气,正大光明。再头前走着,后有样子。穿个衣裳有点破的。一个人要当面要说你好,不一定,奉承你呗。这个人要背后说:“某某某同学这个人真好。”得了,这人不错。老天爷把你封了,大伙儿把你封了。是老天爷把你封了,众人是天嘛。大家把你封了,说这人好,这人就是好。

在五行之中,我们能不能懂。什么叫五行?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北方壬癸水,西方庚辛金,中央无极土。这是方位…这是定方位的。然后定到我们家庭。家庭(中是)什么?兄主东方,父主南方,母主北方,西方是金,主什么?名儿。中央是土。我们在这个范围内,我们能不能达到我们…按我们本身的方位去做呢?姑娘,园情的啊。智为根嘛。智为根,园情的。园情的就是圆满家庭。你姑娘性如棉嘛,说话不能两头传,别两头传,要两头瞒。往往有很多姑娘呢,造成两头传,叫什么“两头蛇”。两头蛇,啥叫两头蛇呢?两头捎那个话,传恶语呀。闹的呢,婆娘两家怨结重重啊。好话传,烂话瞒,让她婆娘两家一团和气。现在我们兄弟姐妹都少了。兄弟姐妹都少,这个家庭要是再不和睦,那你说怎么办,跟谁和去啊。“入宗族,和乡邻。”家族,我们亲朋故友要和,还有呢,我们跟前范围内的人还得和,都得和起来。和起来,阳气才大啊,阳光才足。众人捧材火焰高嘛。众人合起来,单丝不成线,孤树不成林啊。一个人没有那么大力量。就是说我们一个人好了,善人说:“好了一个天地。”两儿人好了就好两儿天地呗。我们众人都好了呢,是不是就…整个社会就都好了。

这得需要我们去做,我们众人去做。众人做个什么样的人呢?做一个忠臣,孝子。忠就是不说谎话,办事实在,不讲狂语,不打诳语。不糊弄人,不骗人。不糊弄拐骗坑蒙。干嘛呢?做一个名副其实的人。说孝,孝心,分好几等呢。有孝心的,有孝身的,还有孝性的,现在呢,孝身的多,孝性的少,孝心的也不多。咋说呢?孝心的不多?让老人操心呢!为啥说让老人操心呢?说我们夫妻之间不和,四个老人操心,看看吧,真要离婚了,老人更操心,更惦心。我们兄弟姐妹,手足之情,是兄弟一母生嘛!兄弟姐妹是一母生,不要为了金钱去纷争。兄要友,弟要恭。悌道造大同,家道才能兴。兄弟多和睦,兄弟要多和睦了呢?那家道准能兴。所以我们在这种条件下,看我们怎么办?能不能让老人操心呐?让老人省心!甚至有人这样,我们结婚以后怎么样?哎呀,我得孝敬老人啊。就买点吃的给老人啊。这个吃的买来,老人呢,下不去。外孙子给逮着,自个儿孙子给逮着,你说这些东西拿来怎么办?东西给谁吃呢?自个儿吃吧,咬着咽不去。给外孙子吧,给孙子吧,儿子媳妇还不要:“别给他噢!给你买的。”看看,这老人多难?!你别管是你给谁买的(我给你买的)。你别管他给谁吃。达到他心高兴啊。你得让他高兴啊。他因为啥呢?不是说吗:“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现在的孙子,什么?小祖宗。你看老祖宗可不行,小祖宗最好使。养活一个小祖宗,那你能养活多少个老祖宗啊。因为我们农村就是这种情况。呵,怎么的呢?一个妈能养活六七个,连男人、连姑娘带儿子六七个,可是这六七个儿子(姑娘)就养活不了她一个妈。为什么?他就为他-妻!子!他说啥?“没养活我自个儿。”都推脱责任呐。都在来回推磨,把老头老太太推得没招了,就得自个儿过。那咋整啊,就自个儿过吧。过不了了,拿点儿养老费,谁也不肯往外拿。他儿子要说要钱了,他姑娘说要钱了,嘿,可快了,没有,塞去!借去!看看!孝义何在?!生儿育女人人乐,能有几人孝双亲!我们在外头花钱无度,挥霍浪费,不知道老人那种辛辛苦苦,老人挣那点钱把我们供养大了,我们呢?老人是血汗之钱,可是我们呢?成才以后,来钱了,往往有很多人是人民的血汗!贪污,腐化,歪门邪道来的钱。那不是人民的血汗吗?!可是你父母供你的钱,是一滴汗!一滴血!来的。我们怎样回报我们的父母的呢?……

道,道在哪儿呢?道就在我们自个儿心呢!我们听到有很多人讲,说我们很好的修,能够上极乐世界。我们现在就在极乐世界。你一天高高兴兴就是个极乐。欢欢乐乐的,一团和气,那不就是个极乐世界吗?现在我们就是在天堂。生活,可能大家都没经历过那个生活,我是经历了。二十五年以前,那种生活条件啊,吃的啊,有点不够,吃的什么呢?不是大米白面,那时候……现在我们的生活,天堂生活!不是天堂啊?!真是天堂!可是在天堂我们还不知足。不是说吗?知足能有乐,不知足哪有乐啊。知足长乐嘛。可是现在没知足。为什么人没有高高兴兴的心理状态呢?就是不知足。有一千,想一万;有一万,我想十万;有十万,就想百万;有百万,我想千万。都有了,这些烂纸票太多了,弄点银子吧,弄点金子吧。有了金子有完了,又想什么?儿子!孙子!你说这心操了,没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别给儿孙当马牛。我们要给儿女攒下钱财,儿女也不一定就能守住;你要给他攒点德,他肯定守住。德荫子孙嘛。德是根嘛。你攒下德是根呐。做点好事就行。救困啊,扶济啊,惜老啊,怜贫啊,修桥啊,补路啊,建筑学校,建筑敬老院啊,帮助贫苦之人啊,这就是德。这就是德呀。你给儿女攒下一大堆钱,儿女怎么样,靠着老人的这个产业,有钱!怎么样?他挥霍浪费,胡作非为呀,花天酒地,养成坏的习性。一旦老人去世了,完了,钱走茶凉了。不会过日子,他把钱,那还有多长时间就挥霍没了。完了,最后没钱了,想回头,晚了!苦海没边,回头是岸。

我们有病,不怕!有病很好!找准了那病根,知道那病怎么来的,搁谁身上来的,搁什么样的人身上来的?头部的病就是犯上来的,脚上的病就是伤下来的。那往往有很多老头、老太太:“哎呀,腿脚不好啊,我的脚啊,你看一天脚疼啊,”她说,“腿疼啊。”儿女是你生的,是你养的,然后呢,你看儿女处事不对,你还跟儿女生气。你不腿疼往哪儿跑。是吧?那她不腿疼?兄弟姐妹不和,那手足之情,那你说呢,它能不疼吗?夫妻之间不和,你能不得腰上的病吗?夫妻是什么?是平等的。过去说男人压着女人,现在不是说吗?我们的主席把我们男女提到平等了。男女是应该平等。善人的书也说,男女应该平等。男人不要管辖女人,女人也不要管辖男人。男人要管辖女人认为:“啊,你嫁我了,你就得听我的。”女人认为:“这个丈夫嫁我了,那你就得归我…归我说的算。”这是啥?善人讲的这是:“欺男霸女。”这不是欺男霸女干哈呢?!不让人家母子之间,尽一步孝道啊,尽一步慈道去。隔离他嘛。“你嫁我了,你就听我的。我让你向东你就向东。”那就是错的。人都有自由生活的。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平常新世道,我们心里有一个静,有一个乐,这就是极乐。我们心要是存到一个佛,那佛就得来了。心里存着一个呢… 存到一个好人,这个好人就在你心里;你要存到一个坏人,这坏人就在你心里。看你存个什么样的。你存个啥人你就要办啥事。存佛的呢?说:“佛在灵山别远求,灵山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须向灵山塔下修。”修啥?修我们的心。心就是个塔形。上哪儿去求佛去啊?!远在天边,近在心田。办佛事儿,就是佛;办人事,就是人;办鬼事,就是鬼呗。

说:“那以前我错了。”错了不怕。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嘛。你(因为)不懂,以前。(“我不懂啊。”)要不为什么有病呢?因为我不懂啊,我知道生气…不知道生气有病啊。现在呢?哎呀,生气不对了,不应该跟他生气,我错了。这叫啥呢?忏悔自己。那一忏悔嘛,弥天大错,一悔就消。一悔就消!今后我再不那样了。我这就划清界限。向木匠做那个木匠活似的。打个朱线。我今后不过这线了。我知道那边是错了。到那边我这材料用不上了。那悔了就消了呗。

那就是啥啊?找好处,认不是呗。找好处能开天堂路嘛,认不是就关上地狱的门。那“我知道错了,错我再不那样了。”那妥了,那就把地狱门关上了。什么叫天堂?什么叫地狱?那两人在那屋里打仗呢,哎呀,那不是地狱?干哈呢?那两人又说又笑的,高高兴兴的,你说那不是天堂!那佛教记录有个和尚就是,就演过这事情。他问一个僧人,他问僧人:“地狱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着!”和尚说:“你走吧,一会儿就看着了。”走着走着,看见两人打起来了,和尚说:“那就是地狱。看那两个人干起来了。”他一瞅,咋?可不是吗,打得头破血流的,那干哈呢……要是说天,谁能摸着天?谁看着天?天在哪儿呢?众人是天。众人口就是天。我们要想明白,说这个,有人一说就干哈呢?“哎呀,怎么这么迷(信)!”你说迷不迷吧?你说我说的这个是不是迷吧?不迷。要想破迷,破除你…你可别迷。我也不迷,你可别迷。我也不迷你,你也别迷我。我只是给你一个方向。

要想做好人就得怎么办。说“我想来个好儿子。”人人都想盼一个好儿子。哪样儿子最好,尽忠尽孝啊。说“我要盼个好姑娘。”性返天良啊。你得性返天良。说: “我要想来个好孙子。”善德落。舍善赔德,那叫扎根。说:“那我想发财啊。”得有仁义心肠,得仁义待人。咱们做买卖人讲话那么说:“薄利多销。”这样他说:“这一百块钱,他能有50%的利,我给你20%的利,薄利多销。”(利薄我销得多,你的利大,没人买你的。)哎,消费者呢,还得到好的呢,没花那些钱,你把东西也买来了。这就是说呢,那就是我们商人之道。怎么商人之道呢?南方的东西运到北方,我不取暴利。我把北方的东西运到南方,让南方人能享受到北方的,北方人能享受到南方的物资。这就是我们商人之道。商人的道,做商人嘛,我记得那个…善人讲过一个商人道。又讲过一个农民的道。农民种地,我是农民,天下不下雨那是老天爷的事了。它下不下雨,你把地种好了。说我们念书的人,更是。我们要念书,得有明确的目标。我们是士子嘛。我刻苦读书,读完书我要干啥?你得有目标。是吧,你得有个目标。因为,我们做为一个老师来讲,你是教育国家后一代的。师范,师范。老师得做出样子来,给学生做出好样子来。当好的老师。把国家的后一代给它教育好。那就是说呢,我全心尽力,我一点也不保留我自己的知识。我有多大能力,我就使多大能力。善人不是说吗。“托起一人是贤人啊。”说:“那个学生学习不好。”这老师就不乐意,那就错了。不平等待人了。越愚,你再不管他,他不是更愚了?哎,他学习成绩不好,你要抽出课余时间,不占集体时间,你要帮助他。尽量去帮助,尽到我的能力。就是说尽心啦。我尽心,不忍心。尽到我的责任了,就不能了…那…证明我不愧了。这叫良心。人有良心吗?有良心!良心是良知,良能的。良知和良能的。说我要为人,就是良心。良心发现。我能承认我自个儿错误,这也是良心。“心就是佛,佛就是心,不离于根。”心地上尽种下飘风草种,不能得到很好的太平。

我们有病了。有病不怕,回头想想。回头想想我在哪一个人身上啊……是五脏有病啊?还是胳膊腿有病啊?是内五行有病啊?是外五行有病啊?病在哪儿呢?是我内五行有病。内五行-心、肝、脾、肺、肾。还有呢?五脏里还分六腑呢。有胆,有胃,有大肠、小肠、膀胱、三焦、胰子,这都属阳。这个东西属阳。五脏属阴。是内五行、外五行。看看这病在哪儿结上了。

我讲病年头已经不少,二十多年了。根据善人发明性理疗病的那种方法。然后我又从实践中又得到了不少。因为我实践经历的多。很多病人他都上我家去。反正你来了。我就是平常饭,家常便饭。你要走呢,我还不留。你要不走,实在不走,我也不撵你。所以说呢,我们做一个,就是做…我本身来说,我说,我有多大能力,我就…我尽力而为了。尽力而为!所以今天我为啥要到这嘎来。因为我啊……善人的重孙女,她的对象去了,让我…让我到这来一趟。所以咱们也是有缘吧。有缘聚到一起了。你能听到讲王凤仪这种道德思想。他这是一种道德思想啊。能听到这个,我说,算我们有德吧。因为我们这些人不有德,也不能考上学,更不能听到善人这种道德思想。那就是说,人生有三宝吧。“人身难得”呀,我们“中国难生”,我们的“道法难闻”。这是三宝啊!我们都得到了!那就看我们自个儿今后咋做了。我指出一个路子,这是什么路呢?人生的以后你行走的路子。看我们咋走。那就在自己了。

讲病在我,好病还得在你自己。因为这个病是你自己抓的,还得自己往外倒。病打口中入,还得打口中出。那人性格好了,病魔就跑了。你谁性格好,病魔就跑了。你不见,那人性格好,他不带长病。谁看到他一见…拉倒吧,算了,不跟你分辩,也不跟你动性,也不有什么想法,他不会有病。你要有人,干哈的呢?嘴不说,心里又不愿意了,心里不高兴了,心里不痛快了,这叫“外柔内刚”啊,保证你五脏受伤。那心肝脾肺肾它得受伤。

什么性,就长什么病。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性。特别人在动性的时候,那坏了。分出来了。分的最清楚。人要动性了,脸“嘣”,青了,是木性人;脸红了,是火性人;脸白了,就是金性人;脸黄了,那就是土性;那一生气脸发黑了,水性。“木瘦金园水主肥”嘛。“土形淳厚背如龟”。“为有金性园带白,五样人形你去推。”你去观察去吧。我们学好了,都能观察出来。谁都能观察出来。看你学好学不好。保证能观察出来。你要是,我们要是一个大夫,你要是特别大夫,你要把这五行学好了,我说你到处都有用。你看这个病人,你搭眼你就知道他啥病。还要号脉啊?你一瞅就知道他啥病。你去观察他,准是这样。他发音量。看他是哪个音。唇音是金性人;齿音是木性人;嗓音就是水性人;鼻音就是土性人;舌音就是火性人。你去观察去吧。那保证不带差的,一点也不差!人家要学好那个,观察好了,外边来一人,一走,他听走道声(是)个什么动静,人家老到的人啊就说,这人啥性,这人有病准是那种病,一点儿也不差。那人家学的精啊。咱没学那样啊。没学那么好。所以啊,见性知病,见病知性。你看着他的性了,你就知道他啥病,看出来了。你要看出来,你要看出他这个病了,你就知道他啥性。要不咋说,讲病能讲好啊。你一刹说到他心间了,心一翻个儿,他这病就好了。那你要一句话送人家脚后跟上了,那病还有个好?!他不对桩!你说是不是。

所以说,我吧,我给大家讲,因为我是个农民,我尽说土话。呵呵……

(旁白:能不能请您举几个例子,比如那天您讲的那个,然后在分析分析……)

行行行,呵呵,病例太多了……

我就讲两个吧,讲两个病的例子……

有三个小姑娘,一个叫康波,一个叫王丽,那个小姑娘是叫啥啦?这三个小姑娘都得结核。一个十三的,一个十四的一个十六的,还都在学校念书。得上结核了。

这三个小姑娘上我们家去了。我说:“那你们三……你们三咋都得的这个病呢?”“谁知道呢?我们咋都得这个病呢?吃药也……该吃也不好,该吃也不好。”我说: “灵丹妙药难治心病啊。你们这是心病。”她说:“我们怎么是心病呢?”我说:“啊,我就说康波。”我说:“康波啊,你说这个病咋得的?”她是我外孙姑娘呢。我说:“你说你这个病咋得的?”“我不知道,”她说,“你说我咋得的?”我说:“你吧,因为**吧,经常说你奶奶,这叫母亲给儿女送毒药。说你奶奶活着的时候这么不对……跟**这么不好,那么不好。你心中就产生了恨怨你奶奶。对不对?!”这姑娘“哇”一下就哭了。我说:“对吧,我看你?!”哭完,她说:“我妈一说,我就寻思:‘这老太太,你说,对我妈哪这样呢?’”她就搁这地方得的病。肺结核。什么,结核。我说:“呆两天吧。呆两天好好认认自个儿的错。奶奶。你看你看你,没影儿,你还没看着你奶奶,你怎么就恨你奶奶呢?”她说:“那我咋整啊。”我说:“你默默地你得给你奶奶认错啊。因为你恨你奶奶,那是一股阴气啊。这股阴气存到你肺子里。亏孝,把肺就伤了。”我就这么告诉她。

王丽,又是。我说:“你呢?”“我?我奶奶,我爸爸,我都跟她们有气。”我说:“为啥呢?”“我妈妈老说我爸他们不好。我就跟我爸生气。”看看,这样得的,她就。我说:“这病都好好。小姑娘,很好好。给你奶奶回去磕头。给**磕头,给你爸爸磕头认错。施礼也行。心真就行。”是不是,三个小姑娘结核都好了。那不是咋的。不明理!往往我们有很多妇女,父母都是这样。干哈呢?当爸爸的啊有时候就说你母亲怎么怎么。不好。现在这样的夫妻更多。一产生矛盾了,就分离了。反正不……要说好,他也不能分离啊,离婚啊。当儿女养大就说了,“你爸不好。”“**不好。”孩子搁中间没有办法。有时候爸爸说话不正确,他心里有反应。母亲说话不正确,他心里又反应。怨两个老人,最容易得病。这叫给儿女送毒药丸啊。送去儿女就接住。我们跟前就有一个这样的。他的妈妈尽说他的爸爸不好。这两儿孩子都恨他爸。两儿孩子都是结核,全死了。看那多么严重啊。一个叫王雁,这男孩儿叫王雁,平日可好了。顶真就得个结核。后来我就观察,怎么为什么这孩子得这么个病呢?我就观察,啊,对。我拿善人的书一对照。他妈妈就是这样的。最后就剩下老干枝啦。剩她自个儿。这些个病啊……

有人得上喉癌了,是个女的。姓周啊,她娘家姓周。她得上喉癌了。她搁哪儿得的这这个病呢?搁……营口,辽宁省营口。她搁那,营口那嘎有个,那叫盘锦啊,她搁那儿打工了。完了搁那儿就得病了。得病回去就找我去了。找我去了,她说:“你看,我得病了。”“啥病,检查没有?”“检查了。”“啥?”“喉癌。” “哟,”我说,“你咋得这种病。”她说:“谁知道呢?得这种病。”“这喉癌……”我说,“我救不了啊。我没有办法。”“那咋整啊,没办法,你说我这病咋整啊?”我说:“那你就死呗,喉癌就得死。”我说,“那我可没有招。”“没有招,我搁你家呆两天不行吗?”我说:“那你呆两天倒中。暂时你也死不了,你也不能死在我这。”她就搁我那呆上了。呆上她真用上心了,用了工夫了。她说:“我这个病咋得的?”我说:“你憋气得的。你是憋气。再一个,”我说,“你说话有关系。”她说:“我说话咋的?”我说:“你不容易说话啊。别人说出那事情不随你心,你马上就把人家呛回去。这两种你占了哪种啊?”她说:“我就不让人说话。”“不让谁说话呢?”“不让我丈夫说话。他一说话,我就说:‘别说,说的那么不好听呢!不中听!’我就这么的。”我说:“你这叫掐人脖子啊。”最后我看看你,老天爷掐你脖子,看你难受不难受。这一下子我就把她说透了。她搁我们家呆了,吐啥呀?吐的全是黑血。病毒就是那种东西。全是黑血,象疙瘩炭似的。她搁我们家呆多少?种瓜的时候去的,瓜快圆的时候走的。什么……多长时间?四个月啊。可一下子她好了。那是个大喜。她好了。那是什么原因?那就是性格来的呗。你说话,你就不让人家对方说话,就许你……兴你满山放火,不许人家点灯?你说那……你说你,人家对方能受得了吗?人家那方受了,她这疙瘩怎么?来病了。那就是说人家对方说,“我不跟你一样啦。”就象善人说的:“毒气返回去了。”那股毒气返回去了。到她那去了。那可不!因为人的病是一股毒啊!就像一股毒气似的。你一动心,一动性,那股毒气马上就进来。看怎么没看着啊,没看着里头怎么咋来了呢?那哪儿来的?那不是生理上来的啊。母亲生下来我们没有这个病啊。

又往往有很多,我上那个哪儿,去一趟那个,上那个布拉尔集,他求我去一趟,那个小伙子就是。三十四岁啊。大学本科毕业。挺好的,上班儿一个月挣一千来块。挺好的。上班儿没半年。有病了。啥病?尿毒症。“哎呀,”我说,“这尿毒症,这我可讲不了。我可不去。”哎呀,他那哥哥给我磕头跪炉的啊,非让我去。“那去我也讲不好这病啊。”他说:“病人说了,你要能到那儿,他就能好。”这叫信实了。那我说:“我去一趟吧。”告诉弟弟我去一趟吧。四百多里地啊。他们搭车去的。我就去了。到那疙瘩,我说:“我上医院先看看去。”就去了,到医院,我一进屋,他搁那儿躺着呢。一瞅,我说:“你没病!”“啊?”他说:“我没病啊?”他就精神了。他说:“我以为检查说我有病。”我说:“那让病把你吓住了呢?我说你没病!”他说:“那我现在起来行不行?”我说:“起来。咋不行?!”他说:“我现在就能起来走。”病在这呢,就不能动弹,检查出来就不能动弹,就堆睡着。人的精神作用多么重要啊。这小伙子啊,实际他有病没有?有病。我这一说,他心高兴了,他立时病就轻了。“哎,”他说,“我现在就能回家。下地就能走。”我说:“你先别走啊,你住两天,住两天恢复恢复身体。”完了我就把她妈找到外头去。当时一观察,一瞅,咱一瞅这个情况啊。我就把她妈找过来。我说:“你呀,你孩子这病在你身上。”她说:“怎么在我身上呢?”我说: “你孩子在吃奶那时候,就在一两岁吧,吃奶那时候,你生过一场大气,躺在炕上不动弹。我好象观察你有这事。你有没有?”她心想想:“哎呀,有这么一回事。我们孩子两岁啊,我跟……(跟他男人)生一股气,”她说,“我躺下三天啊。我没起炕。”那我是说:“对了,这股毒气打那来的。你这一生气,你这血里全是毒。孩子呢,吃你的奶,你的奶全是血啊。这股毒马上就到孩子体内去了。所以隐藏了这么多年,隐藏了三十年。发生了。没有什么办法了!”说完我就走了。我就起个车票我就回家了。我走了,他真好了。他真好了,起来。能走了,也能蹽了。搁医院走回去的。挺高兴的,回去。一个月,又犯了。为啥又犯了?人能老那么高兴吗?他一不高兴,坏了,又把它钩起来了。完了。三天就死了。要不那个啥,王凤仪老先生说,教,先教啥,先教母。教育母亲。让母亲心性好。母亲的血液中没有毒,我们生出的后一代身强力壮。他的性才能好。因为这种方式,我们也……跟前也亲身看到。小姑娘,订婚,通过我们给她讲这个道理,“哎呀,我就是找对象啊,我得找一个心灵美的啊。”那就是心善的。“表面美我……我不管了。我不管它表面好,容面啥样。必须让他明白人生的道理。我方嫁他。我嫁他的时候,我分文不要。”这就善人讲的“崇俭结婚”。分文不要。“我还不要他干哈呢?不让他铺张浪费。不搞这个……这个形式啊,脸面的东西。这挥霍浪费的东西,花天酒地,吃喝穿戴。这些东西不搞!我两儿得崇俭结婚。旅游结婚。就行。结婚就得了。”这样的女孩子生出的孩子,想当聪明。还聪明,身体还强壮。一出来就长多大,一点儿病不生。因为啥,先天性好。先天性好,产生后天的根,它能好。这跟我们种庄稼一样。我是农民。种庄稼一样。不种好因,哪能有好果啊。种下好种子,必然秋收保证能有好的收成。这跟那一样一样的。这是一点不差呀。所以说,我见到了这么些个病。我病见得太多了,那玩意哪儿都有啊。什么样的怪病都有。

还碰到个男人,男的,老师,是教师。什么病啊?你说他那病也怪。小便萎缩。那呀球黑球黑的。不行。他离我们家多远呢?离我们家是八十多里地。他上我们家去了。到我们家,他说:“我到你们家,怎么就好了呢?我就好多了呢?我回家怎么就不行呢?”我说:“你的病在家得的啊。你得回家好去。”他说:“我怎么能回家好?”我说:“你呀,你的病我都看出来了,我知道你咋得的。”他说:“你说我咋得的?”我说:“你烦你媳妇儿啊!你烦不烦你媳妇?”他说:“我一瞅她就闹心呐。我们俩儿是父母包办来的。我看她不行,我妈…我爹非让我要她。我为了满足老人的心,我要了。我心里不痛快。我放学回来。我要瞅着我家烟囱冒烟了,没做好饭,我端茶坐在那嘎儿等她呀。我不进屋,我就不愿瞅她,我一瞅她就…就…就…就不怎么的咧……”就得这么个病,这下就不好,后来我说:“这咋整呢?不好?”我说:“那…你跟我走吧。”他就跟我走。南跑北呀,我领他走,走到哪儿呢?走到那个半贤墓的时候呢。“咝,”我想,“这家伙(他妈的)对女人有这种感情,我得找两个女的扫扫他,揍他一顿,怎么呢?你这么样对待你妻子!”哎,正好,我小姨子去了。小姨子说呢:“你这么烦你媳妇?你媳妇搁家一天喂猪、做饭、铲地,全是你媳妇的。你为什么这样对待你媳妇?”她照他的脊梁骨,“卡卡”就锤他两锤。他就“哇哇”地就吐。什么呀?全是黑血。一个痰盂啊,吐有那么大一块。一下吐好了。后来啊,他回去,他就说:“我再到家,我就瞅她……不瞅她有气了。”“为什么你前头就有气?有那股毒在肚子里头。那肚子里那股阴气那么大,搁那压着你。”要不怎么说心……这心里不得啊。很简单,还!你看简单不简单?他说:“都那样了,我一副药是七百五啊!给我开四副药要我照领照领。”……

(提问):“老师,我想问您,我听到刚才您讲的这些例子,是不是说遗传的病和他自己后天得的病是有本质不同的呢?”

答:“不同啊。遗传的病不好好啊。父母遗传下来的病不好好。父母遗传下来的病要想好,得怎么好?得小孩小时候,小孩有病了,那就得说他父母,从他父母那嘎儿说。他父母把这种毒因倒出去,父母心性变了,孩子他能变。我讲过这个病。也讲过。哎,小孩得的肾炎,甚至达到尿毒症,一个小孩。哎呀,那家伙胖的,比大人的脸都大。住了三次病院。完了,不行了。大夫说:‘你回去吧,这孩子没招了。’这就找我去了。我说:‘不是**妈吗?’他妈妈说:‘那我咋的?’我说: ‘你烦你老人。’那个啊,她真就在她老人那嘎儿把这个…这个心返回来了。返回来。这孩子一宿尿二十四泡尿。一下尿好了。姓郭,这小孩儿。

先天来的病啊,不好好;后天的病好好。先天就是母亲遗传下来的病。父母遗传的。因为呢,血是母亲的,骨是父亲的。这些东西,因为你看这个先天来的吧,因为它已经要长成熟了,就晚了。那就没招了。头年,抱去…就那天抱去我们家一个小孩,得什么?脑瘤。孩子得脑瘤了。孩子才几岁?六岁。得脑瘤了。抱我那去了。她挣了多少钱呢?她说:“我挣了……我出去打工,挣十万块钱。现在这孩子花四万了。孩子没治好。”抱我那去了。我说:“你这孩子不能好了。”她说:“我这孩子是怎么得的?你能给我说出来吗?”我说:“我能。”她说:“你说我这怎么得的?”我说:“你这孩子,你对你老人是顶那嘎的。你…最恨你老人。你们两口子。”他儿子当时就掉眼泪。他就说这话:“我母…我母亲在家,想我了。我们两儿出去打工。一走的时候,跟我母亲生气了。”(说他媳妇)“就跟我母亲生气了。她就走了。走了以后,”他说,“我们到那边,五年没回来看我妈呀!”他说:“我们孩子很小,一岁。就走了,五年没回来看我妈。我要回来,她不让。”我说:“你看这回。”哎呀,这媳妇放声大哭。我说:“你哭也不行了,晚了!不行了。孩子已经长成了。脑袋里病长成了。”后来那孩子死了……

 

刘善人北大讲病(刘善人何许人也?一地道的农民,也能到北大讲课?) - 莲池佛地 - 莲池佛地

刘善人讲病全集

  • 刘善人山东讲道 1
  • 刘善人山东讲道 2
  • 刘善人山东讲道 3
  • 刘善人山东讲道 4
  • 刘善人山东讲道 5
  • 刘善人山东讲道 6
  • 刘善人山东讲道 7
  • 刘善人讲病1
  • 刘善人讲病2
  • 刘善人讲病3
  • 刘善人讲病4
  • 刘善人09年5月朝阳讲道1
  • 刘善人09年5月朝阳讲道2
  • 刘善人09年5月朝阳讲道3
  • 刘善人09年5月朝阳讲道4
  • 刘善人09年5月朝阳讲道5
  • 刘善人09年7月高碑店讲道1
  • 刘善人09年7月高碑店讲道2
  • 刘善人09年7月高碑店讲道3
  • 刘善人09年7月高碑店讲道4
  • 刘善人广西中医学院讲座1
  • 刘善人广西中医学院讲座2
  • 刘善人广西中医学院讲座3
  • 刘善人广西中医学院讲座4
  • 刘善人广西中医学院讲座5
  • 刘善人广西中医学院讲座6
  • 刘善人广西中医学院讲座7
  • 病是怎样来1
  • 病是怎样来2
  • 病是怎样来3
  • 病是怎样来4
  • 病是怎样来5
  • 病是怎样来6
  • 病是怎样来7
  • 病是怎样来8
  • 病是怎样来9
  • 刘有生善人北大谈五行01
  • 刘善人北大谈五行02
  • 性命之学(东方阳熹)01
  • 性命之学(东方阳熹)02
  • 刘善人长春紫竹庵讲病1
  • 刘善人长春紫竹庵讲病2
  • 刘善人长春紫竹庵讲病3
  • 刘善人长春紫竹庵讲病4
  • 刘善人长春紫竹庵讲病5
  • 刘善人长春紫竹庵讲病6
  • 刘善人长春紫竹庵讲病7
  • 刘善人鞍山慈善老人院讲道01
  • 刘善人鞍山慈善老人院讲道02
  • 刘善人鞍山慈善老人院讲道03
  • 刘善人鞍山慈善老人院讲道04
  • 刘善人-性理疗病1
  • 刘善人-性理疗病2
  • 刘善人2009年讲座--人为什么会得病01
  • 人为什么会得病02
  • 刘善人2009年讲座--刘善人2009年讲座--人为什么会得病03
  • 刘善人2009年讲座--人为什么会得病04
  • 刘善人2009年讲座--人为什么会得病05
  • 2009年7月刘善人深圳讲座01
  • 2009年7月刘善人深圳讲座02
  • 2009年7月刘善人深圳讲座03
  • 2009年7月刘善人深圳讲座04
  • 刘善人2009年4月广州讲座1
  • 刘善人2009年广州讲座2
  • 刘善人2009年广州讲座3
  • 刘善人2009年4月广州讲座4
  • 刘善人2009年4月广州讲座5
  • 身心健康与伦理道德1[刘善人讲]
  • 身心健康与伦理道德1-1[刘善人讲]
  • 身心健康与伦理道德2-1[刘善人讲]
  • 身心健康与伦理道德2-2[刘善人讲]
  • 身心健康与伦理道德3-1[刘善人讲]
  • 身心健康与伦理道德3[刘善人讲]
  • 身心健康与伦理道德4[刘善人讲]
  • 身心健康与伦理道德4-2
  • 身心健康与伦理道德5[刘善人讲]
  • 刘善人2010年5月最新演讲001-01
  • 刘善人2010年5月最新演讲001-02
  • 刘善人2010年5月最新演讲001-03
  • 刘善人2010年5月最新演讲001-04
  • 刘善人2010年5月最新演讲001-05
  • 刘善人2010年5月最新演讲001-06
  • 刘善人2010年5月最新演讲002-01
  • 刘善人2010年5月最新演讲002-02
  • 刘善人2010年5月最新演讲002-03
  • 刘善人2010年5月最新演讲002-04
  • 刘善人2010年5月最新演讲002-05
  • 刘善人在赤峰论坛讲座-第1集
  • 刘善人在赤峰论坛讲座-第2集
  • 刘善人在赤峰论坛讲座-第3集
  • 北大一耽学堂谈五行(1)
  • 北大一耽学堂谈五行(2)

     

  • --------------------------------------------------------------------

    更多的精彩,请点击【莲池佛地】下面博客

    莲池佛地】新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306329315

    【莲池佛地】网易博客地址:http://huaz321.blog.163.com/

    【莲池佛地】百度博客:http://hi.baidu.com/ufoetufo

    图片

    欢迎您的转载流通,功德无量,南无阿弥陀佛

    图文网络 编辑 整理:2012年11月03日 - 莲池佛地 - 莲池佛地莲池佛地2012年11月03日 - 莲池佛地 - 莲池佛地

    2012年11月03日 - 莲池佛地 - 莲池佛地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图片

    点击进入 【莲池佛地】

    点击关注莲池佛地微博
    【所有日志】

    日志导航 - 無為居士 - 聚美齋無為居士 - 聚美齋 日志导航 - 無為居士 - 聚美齋 無為居士 - 聚美齋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